试探9月至今茧丝价格震荡下跌的原因

  9月中下旬以来,茧丝价格深跌,尤以生丝的价格单边下跌幅度较大,其中原因众说纷纭,集中谈论最多的就是外贸订单几陷于停顿,投机资金在两个市场的炒作,笔者将试对该轮下跌行情的演绎及成因做一番分析。

  干茧(国标3A)的价格在9月中的价格为4.9-5万元/吨左右,到10月国庆节结束后的价格降到4.4-4.5万元;生丝价格由9月中的18.9万元到现今17万多元的价格(来源:广西大宗茧丝交易市场9月、10月周合约价),十多个交易日的累计跌幅超过5%。这波茧丝联动,价格集体向下俯冲的行情容易使人心理产生一阵恐慌,不自觉地联系到去年的行情,但这波行情有其自身的成因。

  在简单的经济模型中,供给和需求是两个最重要的因素,具体细化到茧丝行业中,影响供给需求平衡的两大因素一为蚕茧供应量,这是茧丝产销链条的基础环节;二为厂丝、绸缎等丝绸产品出口情况。

  首先来看蚕茧供应量,9月中旬以来,全国各地秋干茧陆续上市,受天气病虫害等因素影响,浙江等地早秋、中秋茧减产,且质量不佳,相当一部分不能够用于3A以上缫丝原料用,大量的次茧囤积不能进入交易环节,广西干茧虽然质量较好但将少收一批,表面上看这将使总体蚕茧供应量减少,而缫丝的生产需求却并未减少:2006-2007年度全国有702家企业获缫丝准产证,共计2129686绪,缫丝产能与蚕茧产量仍然存在较大缺口,按理来说短期的蚕茧有效供应减少应该会使其价格有一定的上扬,拥有优茧的茧站经营者也期望能够卖出好价钱,在价格下跌时扛价不出售,但是受下游丝绸产品销售缩量影响,成品对原料成本倒挂,丝价决定茧价,丝价联动茧价下跌。

  再看丝绸出口情况,2007年上半年丝绸出口呈现出恢复性增长,对第一丝绸大出口国印度的厂丝、坯绸增速平稳,印度进口商在经历去年茧丝价格大起大落的行情、反倾销终裁后选择了相对小批量匀速进口以规避风险。期间9月21日传出利好消息,印度中央丝绸局状告中国丝绸企业并提出加重关税惩罚的官司以原告撤诉而告终,反倾销案仍维持2006年的终裁结果,但市场并未对此消息做出明显反应,因为与去年反倾销应诉不同,此次对于印方再诉,我方已做好充分准备,业内人士普遍表示乐观,最终结果的利好消息早已被充分消化,并没有直接对价格产生支撑的作用。7月以来由于有一定的库存为生产保障,许多印度厂商已为印度重要消费节日排灯节做好了充分原料准备,当期进口需求减弱,导致我国厂丝价格有一定回落。印度进口商在看到国内价格跌落后,以有买涨不买跌的心理在旁观望,加重了出口的萎缩,反过来又使国内的现货价格下跌深化形成循环往复。此外,人民币不断升值加重了以出口为主的丝绸企业经营成本压力,挤薄丝绸外贸企业的利润空间。而国内的蚕丝消费不温不火,除了床上用品等少数品种保持快速增长外,其他成品消费仍在原地踏步甚至萎缩;“奥运”题材迟迟不能启动,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短时间还不能替代出口消费。

  除了茧丝基本供应需求的情况外,其他的一些因素也在影响着行情的变化。

  一是业内信息体系仍不够健全完善。行业统计数据匮乏并存在较大的时滞问题。虽然出口数据较为齐全,新的厂丝指数也已出台,但其他如丝绸工业经济技术指标、每期蚕茧产量质量价格等数据指标还不能第一时间公布,在讨论国家实施“东桑西移”政策后,当期各地蚕茧增产减产问题时,大多依据感性认识来做判断,没有准确的数据基础,容易出现以讹化讹的情况,不利于从总体上把握蚕茧生产情况。

  二是行业交易心理。此次在两个市场茧丝价格的骤跌,一部分投机资金确实起到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的作用,但把下跌的原因完全归咎于投机也不尽全面。茧丝行业相对而言还是一个小而封闭的行业,两个茧丝批发市场的交易商绝大部分为茧丝生产加工贸易企业,以套利为目标的专业投机户少之又少,在小行业内,当对现时及未来行情形成一边倒的看法,大家都认为价格将下挫时,投机资金才有机会顺势做空,引发单边下跌行情,引起心理恐慌。10月12日嘉兴市场上B类丝主力合约080325的手的净持仓量(来源:中国茧丝绸交易市场),能占到厂丝平均每月约1万吨产量的百分之几?很多业内人士都习惯每天浏览两个市场的行情等信息,肯定市场的发现价格作用,也自觉不自觉地把盘面成交价作为标尺,以盘涨为涨,盘跌为跌,但是看得多做得少,盘面价格向自己不利的方向发展时便指责投机势力兴风作浪,却没有考虑过如果在盘面进行现货交易,或进行套期保值交易,参与到使价格始终在一定范围内围绕价值波动的交易中去,所谓投机户根本无从下手,成不了气候。广西市场和嘉兴市场都已经根据商务部的整改要求进行了各自的交易制度的修改,两个市场在国内国外的影响和作用也越来越大,笔者个人的选择是,既然不能回避,那就参与进去。

  分析完价格下跌的原因,再回过头看价格水平,现今的厂丝17万多的价格并不算低得离谱,虽然正常情况下,厂丝在全国范围内18万-22万元/吨被视为合理水平,但与去年大起大落的行情相比,目前的价格在短期内出现了骤跌,但价格总体上离价值还不算太远。在外销相对乏力的时候,只有苦练内功,刺激国内需求,才能为整个行业的安全和长远发展提供保障。

                                                                                                                              2007-10-30

新闻中心 |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