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纺织设备投资概况报告

    在21世纪一开始,全球的纺织品活动出现了两个巨大的变化,而这两个变化多少对全球都会造成影响,这变化分别是: 

  1. 中国大陆在2001年底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 

  2. 纺织品和成衣配额协议在2004年底正式终止 

  这些变化并没有在意料之外,中国大陆已经花了十年以上的时间讨论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的条件,并且根据1994年乌拉圭回合谈判决议,中国大陆纺织品就已经决定以WTO一般架构进入WTO纺织部门。然而,这些变化的影响就范围和速度而言却超出一般意料之外了。美国、欧盟和其它国家目前暂时采用的保护措施就可以视为纺织衣物生产地转换至亚洲的速度,特别是中国大陆,超出他们意料之外的对应措施。 

  中国大陆早在1990年代时期,在全球纺织业就已经扮演重要角色,事实上尽管在当时中国大陆尚未进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同时也有配额的限制。在1995年中国大陆就以380亿美元成为全世界最大的纺织品和成衣的出口国(纺织品:139亿美元;成衣:241亿美元)。从那时开始,出口量开始以每年11.4%的速度成长,到2004年,出口总额达到953亿美元(纺织品:334亿美元;成衣:619亿美元)。 

  中国大陆强大的竞争者: 

  如果将中国大陆在全球纺织品和成衣出口市场与其它竞争对手国同期的表现比较,中国大陆成长的范围和速度可以更显而易见。土耳其在纺织品和成衣出口也有年成长率8.6%的纪录,只不过是站在很低的基准点,出口成长金额可以自86亿美元成长至176亿美元。另一个在纺织品和成衣出口大幅而且稳定成长的国家,即使基准点同样的也相对很低,而且成长速度也没有中国大陆来的快,这个国家就是印度。印度的出口年成长率到达5.8%,金额为135亿美元。第三个竞争对手国为巴基斯坦,自1995年出口即开始成长,2004年出口金额达到91亿美元,年成长率达到5.4%。 

  以上所提到的国家都是较大型发展中国家,并且在1995到2004这一段时间内纺织品和成衣外销量增加的。 

  一些较小发展中国家纺织品和成衣出口: 

  接下来比较有兴趣的是来看看亚洲、非洲、美洲和东欧等地区中,在比较小发展中国家的纺织品和成衣产业,在这段时期怎么找到他们的出口市场定位。 

  观察一些较小的亚洲国家中,可以察觉在马来西亚和泰国的案例中,2004年的出口量仅些微高于1995年的出口量。马来西亚的出口量年成长率仅0.8%。而泰国仅达到0.5%而已。斯里兰卡虽然也有5.3%的强劲出口成长,但仅限成衣类,至于纺织品类则是迟滞不动。另一方面,越南在1997年到2003年之间则不论是纺织品或成衣的出口量皆有成长,年成长率达到惊人的18.2%,甚至胜过中国大陆。 

  非洲地区纺织品和成衣的发展又是如何?不论是出口成长,或是迟滞不动,或更甚至退步等情况皆有。平均来说,摩洛哥的出口量年平均成长率可以到24.1%。但是很重要的是要了解这个成长率是在1998年和欧盟签订双边贸易协议下所产生的数字。南非的状况就有些许不同,不论是纺织品或成衣都有成长,而年平均成长率为4.4%。埃及则是以年平均率2.9%下降,但成衣虽有成长仍无法抵销纺织品类的下滑空间。 

  接下来要讨论的美洲国家中,纺织品和成衣的出口量都有逐年成长。哥伦比亚出口年成长率为4.1%。萨尔瓦多在纺织品和成衣也经历了强劲的成长,出口成长率达12.7%。墨西哥在2004年的出口量也高出了1995年的表现。值得注意的是墨西哥在2001年就因为中国大陆的成长而失掉了些许的市占率。 

  在东欧,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纺织品和成衣出口量,根据九0年代两国和欧盟签订的双边贸易协议刺激下,都有强劲的成长,保加利亚的成长率达20.1%,而罗马尼亚则达14.9%。 

  我们可以看到在1995年到2004年这段纺品配额逐步取消的时间内,不仅仅只有大型发展中国家出口量增加,许多较小发展中国家国家的出口量也同样地增加。 

  近期的纺织品与成衣出口数据: 

  根据2005年取得的数据,大型发展中国家如中国大陆和印度依旧继续增加市场占有率,不断创成长的纪录。而一些较小发展中国家如越南和哥伦比亚仍然可以继续维持成长的步伐;埃及则是在2000年开始失去一些市场后又反弹回来;但是其它小型发展中国家例如萨尔瓦多、摩洛哥和保加利亚则无法继续保持其市场占有率。 

  由亚洲,特别针对中国大陆纺织品与成衣出口在2005年所掀起的大浪,引发欧盟、美国和其它国家针对来自中国大陆的特定产品重新限定配额,这些新配额最后大幅减缓中国大陆2006年的出口成长量。在2006年的前六个月,中国大陆出口至美国的纺织品呈现几年来首见的衰退。然而,中国大陆的纺织品出口量在那些没有限额的国家依旧是持续疯狂增加。 

  2008年以后所有的配额都会被解除,这就带来了一个问题,要在哪里投资兴建生产设备才能够在未来保有竞争力?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现在转而讨论过去六年纺织设备的运送地。从配额取消的观点来看,哪些区域和国家继续保持或更甚至增加他们的投资比例,而又有哪些会减少? 

  2000–2005年全球纺织机器出货的主要目的地: 

  纺纱设备-短纤纺锭 

  从2000年之后短纤纺锭的出货来观察,有两件事是很明显的,一、全球短纤纺锭出货数量从四百万增加了近两倍到一千一百万。第二,大部分的新产能开始集中在亚洲,2005年96%的短纤纺锭出货地都在亚洲。 

  如观察中国大陆在这一段时期内,可以发现全球纺织机械出货量有50%到三分之二的出货量都运送到中国大陆。 

  另外两个较大的投资国家是预期中的印度和巴基斯坦,分别占13%和9%。第四大投资国家为土耳其。 

  纺纱设备-OE纺锭 

  如同短纤纺机,我们可以观察到OE纺机的出货量自2000年开始即大量增加,全球2005年OE纺机较2000年增加了80%,达374,000锭。增加的锭数并没有像短纤纺锭一样有极端集中的现象,但在亚洲地区依然囊括超过四分之三的新OE纺锭。 

  中国大陆在最近六年内增加了投资量,在2000年中国大陆占全球出货量的三分之一,去年中国大陆占全球的66%。2005年第二和第三的投资顺位分别为巴西和印度,各占6%和5%。 

  加工丝设备 

  加工丝设备的数量自2000年开始就稳定地两倍成长。而新机锭集中的现象甚至超过纺纱设备,亚洲地区囊括所有共315,000锭新的加工丝锭数,其中中国大陆又占了最大的数量。 

  在2000年已有超过50%新的加工丝锭数是由中国大陆指定购买,到了2005年增为84%。 

  亚洲地区第二和第三的加工丝锭数投资分别是印度和越南,各占4%和2%。 

  梭织设备 

  不像纺纱和加工丝设备,无梭织机的出货量在过去五年中一直在2000年基准点上下波动。但仍然有集中在亚洲的现象,去年占了87%。就中国大陆而言,虽然仍是最大的投资国家,不过市场占有率依旧维持在与2000年相同的60%。印度以9%居第二名,孟加拉国以5%居第三。 

  圆编针织机 

  在2000年和2005年之间,圆编针织机的出货数量增加了近140%达30,000台以上,亚洲地区的市占率在这段期间内由约60%增至90%。中国大陆仍然是最积极的投资国,市占率从几年前约28%激增至74%,第二位依旧是印度占4%,孟加拉国以3.5%紧追在后。 
   
  横编针织机 

  亚洲并不是横编针织机在2000年的主要投资区域,而是包括土耳其在内的欧洲地区,在8600台的横编针织机中,有45%运往欧洲,而有42%运往亚洲,美洲和非洲分别仅有12%和2%。在2000年到2005年这段期间内,我们可以观察到横编机增加了20%,亚洲占了这20%里面的87%,由此显示横编针织机在这段时间内还是发生了区域集中的现象。 

  并不像其它机器设备一样,中国大陆”仅仅”占2005年横编针织机出货量的四分之一强,也是头一项不是亚洲的第一投资重点,取而代之的是香港,市占率从2000年的16%增加至约50%,土耳其和意大利分别居第三和第四。 

  归结重点:我们可以观察在各个机器部分,亚洲已成为举足轻重的投资区域,而同时全世界的其它区域正在不断的失去市占率。而在亚洲内,主要投资点为中国大陆和印度。因此,接下来另一个引起我们兴趣的事探讨之前曾提过的小型发展中国家的纺织机器在全球运送量占的比例。 

  2000–2005纺织机器出货至较小发展中国家: 

  纺纱设备-短纤纺锭 

  在小型国家的短纤纺纱设备的投资量,一般来说可以或多或少保持他们某一程度的投资,但像泰国和墨西哥的投资则是减少,但越南则是例外,最近可以增加他们国内的投资。 

  纺纱设备-OE纺锭 

  一般来说,自2000年开始,OE纺锭数出货至较小的发展中国家并没有增加,甚至减少;有些国家如墨西哥或泰国,投资的最高峰出现在2001年。 

  加工丝设备 

  观察加工丝锭数的同时,可以发现和纺纱设备同样的趋势,大部分国家仍有继续投资,但并未加强力道。同样地,还是有一个国家例外:越南在2000年开始头三年完全看不到任何投资,但自2003年和特别是2005年又忽然出现投资记录。 

  梭织设备 

  无梭织机我们发觉同样的状况,在某些国家如埃及、泰国、越南在2001到2003年之间无梭织机的投资量达到高峰,但随即掉落至2000年标准以下。 

  圆编针织机 

  圆编针织机的出货流向,我们发觉同样的状况,在调查的国家中大部分减少此部分的投资。埃及和泰国仅能够保持他们的投资平均值。只有越南可以稳定的在投资上面成长。 

  结论: 

  很明显的在过去六年中,一般的大型开发中国家,特别是中国大陆几乎都大量地投资在纺织每一种类机器设备上。总出货量在这段期间大幅成长,仅有无梭织机的总量没有增加而维持在平均值。而另一方面小型发展中国家,最好的仅能维持目前的投资额度,而大部分国家的投资额度例如墨西哥和泰国则是缩减。当然,例外随时都有,在我们的报告中,越南和孟加拉国在某些机器设备的投资可以视为是增加的。 

  在之前ITMF年度会议上多次被提及的纺织工业产能过剩问题,在中国大陆、印度和巴基斯坦大幅度增加他们的投资额度的状况下,增加的程度甚至超过其它国家衰退的速度,产能过剩的问题依旧存在。 

  尽管产能过剩,大部分小型发展中国家依旧继续投资,表示他们已经看到某些未来市场和潜力产品。回到最原先的问题,”规模大小有关系吗?”我们可以这样说,没有关系,如果你能适应快速变化的贸易环境,规模大小没有关系。

[返回]
     上一篇:部分丝绸商品出口退税率调整     下一篇:茧丝价合理平稳运行
新闻中心 |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