茧丝绸发展乘“势”而进

    “十一五”时期丝绸行业重点任务:不断提升丝绸产品自主设计水平,优化产品结构,开拓消费领域,加快复合型、差别化、功能化新型纤维的应用;针对丝绸印染后整理等薄弱环节,积极采用精细化、质量稳定型、高效低耗型的先进设备;大力推进节能降耗、清洁生产,着力开发效率高、短流程、小浴比、超低给液、生态环保、循环再利用等加工新技术,减少丝绸印染后整理耗水、耗能以及环境污染;深入实施“东桑西移”工程,形成东中西部各区域的优势互补、良性互动协调发展。到“十一五”末,行业整体技术装备要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劳动生产率提高到100000元/人·年,万元产值耗电比2005年降低10%。

——— 摘自《纺织工业“十一五”发展纲要》  


    在《纺织工业“十一五”发展纲要》有关“十一五”时期丝绸行业调整的重点任务中,将深入实施“东桑西移”工程列入其中。在今年年初商务部召开的全国商务会议上,“东桑西移”工程被列为商务部今年重点抓好的十二大工程之一。作为十二大工程中惟一一个与纺织原料有关的工程,“东桑西移”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一个顺“势”工程。因势利导“十五”期间,我国茧丝绸行业走出低谷,产业领域得到较大突破和发展,丝绸文化进一步弘扬光大,国际地位和影响力显著提高,宏观调控成效显著,全行业保持平稳增长。“十五”期间,我国茧丝绸行业有效地抑制了生产“大起大落”的发生,种桑养蚕基础稳固提高,行业经济运行的质量有了明显改善,是改革开放以来行业运行较平稳的时期。据统计,2005年,全国蚕茧产量达64万吨,比2000年增长24.6%,年平均递增4.5%;丝产量13万吨,比2000年增长73.3%,年平均递增11.6%;丝绸工业总产值1300亿元,比2000年增长68.7%,年平均递增11.1%;丝绸产品销售收入完成1250亿元,比2000年增长94.8%,年平均递增14.3%;实现利润32亿元,比2000年增长122.2%,年平均递增17.3%;真丝绸产品出口37亿美元,比2000年增长24.4%,年平均递增4.5%。

    茧丝行业产业梯度转移明显加快,产业布局和结构进一步优化。“十五”期间,蚕桑生产初步实现了产业梯度转移,保持了我国茧丝生产大国的世界地位。目前中西部地区蚕茧产量占全国的54.3%,比2000年增加6.8个百分点,特别是广西,蚕茧产量由2001年的52万担,增加到2005年的253万担,占全国总量的比重由5.7%上升到21%,取代连续10年全国第一的江苏省成为全国第一。茧丝绸生产的规模化和集中度进一步提高,年产5万担蚕茧以上的基地县(市)52个,产量占全国的50.77%。浙江、江苏、上海、广东、山东等五省(市)丝绸商品出口额占到全国总出口额的90%。与此同时,随着经济的发展,我国东部传统的种桑养蚕区,蚕桑生产出现了停滞现象。从2000年到2005年,桑蚕量下降9.9个百分点。从这些数据中我们可以看出,我国蚕桑生产和缫丝生产都已初步形成了以“东桑西移”为特征的梯度转移态势,商务部推出“东桑西移”工程则是一种顺势选择。在谈及“十一五”丝绸行业的发展时,中国丝绸协会理事长弋辉介绍说,到2010年,预计我国蚕茧产量将达75万~80万吨,丝产量达16万~18万吨,蚕农收入要稳定增长,年收入达到160亿元,工业产值2000亿元,真丝绸出口创汇55亿~60亿美元。而要实现这个构想,则需要借助“东桑西移”这股东风。

    今年3月28~29日,商务部在南宁召开了全国茧丝绸工作暨商务部“东桑西移”工程工作会议,明确了“东桑西移”工程的主要任务和工作目标,出台了“东桑西移”工程资金使用管理办法,制定了“东桑西移”工程工作进度表,部署了2006年全国茧丝绸行业的工作任务。 

    今年5月28日,历时4天的第七届中国西部国际博览会在成都圆满闭幕。其中来自东部地区的企业如中国法派集团、浙江信达丝绸有限公司、深圳宏业投资控股集团纷纷与南充签约,最终南充市成功签约了10个丝纺工业项目,总投资额近3.5亿元。东部丝绸企业早已经看好了西部茧丝行业的发展,看到了“东桑西移”带来的巨大利润,已经将“借势发展”应用到企业的发展战略中来了。  

    毕竟谁都清楚,这个工程带来的不仅仅是茧丝行业的发展,更是“东部”、“西部”和“中部”的“多赢”。

    东部的企业在市场经济的调节下,正在默默地实施“东造西移”工程。总之,东西部都在用行动来纠正一个概念:“东桑西移”不仅仅是种桑养蚕的西移,同时也是理念、思想、技术的西部引进。

    目前,我国生丝和坯绸的产量和贸易量均居世界第一位,真丝印染绸、丝绸服装和丝针织产品的产量也位居世界前列,茧丝和绸缎已经成为主导国际市场的产品。成绩虽然可喜,但仅仅做到这些显然不够。由于我国丝绸服装行业缺乏国际知名品牌,我国企业大多只是赚取加工费、原料费,而高额的品牌利润却被外商拿走。目前,作为我国丝绸强省的浙江丝绸服装价格仅为韩国产品的1/2,意大利、法国的1/6。  

    我国虽然是丝绸大国,但不是丝绸强国。多年来,我国茧丝年出口量占世界茧丝贸易总额的80%以上,且以3A级以下茧丝出口为主,年出口额40亿美元以上的丝绸大多以白绸出口为主。显而易见,我国丝绸行业迫切需要培育和发展名牌产品,以名牌产品重塑丝绸产品的形象。

    从这个意义上说,“东桑西移”不仅仅是保住我国丝绸大国地位的一项举措,更为我国向丝绸强国迈进提供了可能。丝绸行业应该顺着这一政策实现产业升级。

    而要做到顺势升级,就要求企业应实施品牌战略,由产品竞争转向品牌竞争。伴随着“东桑西移”的不断推进,加之丝绸全行业的努力,相信这一天不会让我们等得太久。
 

新闻中心 |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