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栋高教授:新形势下西部丝绸业的科学发展观

    在讨论之前,应该先对纺织(丝绸)业的发展规律取得共识。这个发展规律就是,它必须在起伏中攀升并在攀升中成长,因为人不能不穿衣而社会又必须不断进步,所以纺织业不仅必须是一个永存的产业,而且还必须是一个能够永远追随社会进步不断成长的先进制造业。

    认识了这样的发展规律,不仅可以使业界能正确面对不断起伏的形势变化,同时也启示我们,在形势发生变化时,必须重新研究产业的发展战略。这就是丝绸业的科学发展观。

    最近二十年,世界丝绸业的形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包括产业的技术结构、地域结构、市场环境与消费形态都有很大的改变,而中国的丝绸业则不仅产业的技术结构、地域结构市场环境与消费形态有改变,更因为中国实施的是经济体制的改革,中国丝绸业的产业经济基础、产业背景与产业的生存环境也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种变化对习惯于复制发达地区产业模式的西部丝绸业来说,影响特别大,可以认为,它已使西部丝绸业走到了一个产业命运的十字路口。这就是今天的新形势。

    西部丝绸业中有很大一部份是以建立在弱质农业基础上的“农副产品加工业“的模式来组建的,各级政府也多是按该模式的规则来制定政策和发展方针的,所以,已有许多地方,产业刚才起步,就难于面临新形势的考验。

    尽管中国的丝绸业都要面对这种新形势的考验,但对西部丝绸业来说,这个面对的问题特别尖锐,这就是今天要选择这个主题和大家来讨论的原因。

    西部的丝绸业基本上是一种资源型性质的产业,这主要表现在农业对它有至关重要的影响力,因此,它如果要发展,就首先要考虑拥有土地权的农民能不能因为种桑养蚕获得有利的比较效益,过去二十多年的实践表明,尽管西部丝绸业的资源优势并不突出,但也形成了一批比较效益可以的蚕桑基地,现在的问题是它应该怎样去应对中国进入WTO以后,世界资源优势的竞争。这是西部丝绸业急需解决的难题,也是一个最大的难题。

    而从产业的经济基础来看,西部丝绸业中的种桑养蚕,因有相当一部分是在扶贫经济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在生产要素没有缺陷的情况下,它也可以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继续发展,但是一旦形势变化导致生产要素出现缺陷,发展就会困难,因此,西部的丝绸业必须考虑可否重新组建适合市场经济的核心竞争力,甚至重组产业的经济基础。

    其次是工业环节,尽管工业企业已经完成产权改革,但许多企业都深感所拥有的生产要素难以实现对效益的保证,风险很高,能够维持现有的经济增长方式已是不易,再谈改变增长就很困难。

    西部丝绸业工业环节的产权制度改革已近收尾,在这个过程中,原有的产业链受到了一定的损坏,急需按市场经济的规律进行修补并完善,但必须有新的发展,不宜简单复制,因为已完成的产权制度改革,实际实现的只是有形资产的产权置换,这样形成的产权结构是一种病态的产权结构,要在市场经济的形势下生存,还需要再重组。

    市场消费形态的根本性改变,不仅改变了丝绸的市场环境,同时,也使丝绸产品的概念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行业的定义也被调整并进一步明确,所有这些根本性质的变化对于丝绸业的产业架构来说,应该是有了更大的发展空间,西部的丝绸业就应该抓住这个架构调整的机会进行调整并组织发展。例如积极组织并完善现代服务企业制度的建设,以使西部丝绸业的经济发展(增长)方式有不同于传统丝绸业的变化,实现西部丝绸业所期望的“跨越式”发展。

    为了能把众多的中小丝绸企业带进先进制造业,西部丝绸业必须寻找更多跨越式发展的方式方法。以要素为基础的资源潜力,西部地区有并且目前还有竞争力,但随着资源竞争的全球化,工业制造的大纺织化和社会分工的大商业化,它很快就会被进一步弱化,因此,对知识经济的发展需要必须加强,这一点从上面对形势分析的讨论中已经可以看出:几乎任何一项新形势的面对都离不开知识经济的支持。          

    丝绸业是一个资源系统产业,必须有全社会和许多不同行业主体的参与和努力,它才能得到发展,这一点,在西部地区更为重要,因此,西部地区有必要考虑,可否把产业基础逐渐转化到构建地区创新体系上去,因为资源系统产业绝不是依靠一个乡村、一个企业、一个研究单位就可以作为的,也不是政府的行政作为所可以取代的,它们都应该是地区创新体系的行为主体,体系组建的难点是不同行为主体的结合方式和运作机制,目前尚没有成功的先例。

新闻中心 |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