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现行茧丝绸体制下的宏观调控

    宏观调控是指国家运用经济和行政手段对市场进行的干预。政府对市场的干预和介入不仅体现在对宏观经济运行中宏观经济变量的调控方面,还体现在政府根据其特殊地位和职能对经济主体进行多种管理和监督方面。有关政府和市场的理论认识一直是伴随着社会经济运行的波折起伏而交替发展着的。人们一般把强调市场机制的有效性,反对国家干预经济生活的主张称为经济自由主义;把强调市场机制缺陷,主张干预国家经济生活以弥补市场不足的理论,称为国家干预主义。

  经济自由主义理论一般基于对市场机制的充分肯定,而对政府干预经济持批判态度。从古典经济学到新古典经济学,共同点是认为市场机制这只"看不见的手"可以自动地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亚当-斯密认为,以居民和企业的理论行为为基础的市场经济是有效的、均衡的,不需要政府干预。以马歇尔为代表的新古典经济学继承了斯密的思想,以完全竞争和充分就业为假设前提,通过局部均衡分析法,从微观经济的角度论证了资本主义是一个自由竞争、自发调节并能够实现均衡的市场经济体系。

  国家干预主义理论在20世纪影响最大的代表是凯恩斯,他从消费倾向递减、资本边际效率递减和流动性偏好三大心理规律出发,解释了投资需求不足和效率需求不足的原因,以说明自由竞争条件下经济危机和失业增加的必然性。它不仅否定了认为供给与需求可以自然平衡的"萨伊定律",也否定了建立在市场有效机制有效性基础上的自由放任政策,他认为市场机制的自发调节存在缺陷,而扩大政府的经济职能,政府对经济的干预是使资本主义体制免于毁灭的惟一有效的办法。

  中国从计划经济往市场经济的转轨是一个较长的历史过场程,目前市场经济体制在我国虽已初步建立但并不完善,而政府在转轨期扮演何种角色就相当重要,政府应该从以前的经济的决策者、管理者和经营者,转变为经济的公益人、裁判员和调节者。

  丝绸是一个以农副产品为原料的行业,该行业的产业链较长,不但横跨动植物两个领域,而且涉及农工贸三大产业,所以其资源配置要受多种因素制约。首先,丝绸的常年生产与原料的季节性供给形成的时间上错位,导致有时供给大于需求,有时需求大于供给,使得价格呈现季节性的剧烈波动。其次,蚕茧既是长期供给价格弹性较大需求价格弹性较小的商品,又是短期供给价格弹性较小需求价格弹性较大的商品。蚕茧的这种长短期供求弹性的差异,决定蚕茧价格的不规则性和行政干预的困难性。以上是丝绸价格波动的经济原因。

  除影响丝绸价格的经济因素之外,还有产业政策、经济体制和行业发展的协调性等。产业政策具有纲性,对市场的影响是直接的,经济体制和行业发展的协调性等却不具纲性,对市场影响是间接的,所以往往容易被人忽视。经济体制决定了解决资源配置的具体方式,即选择采取什么样生产组织和管理形式来配置资源的问题。改革开放后,丝绸发生了巨大变化,传统的计划体制被市场体制所取代,国有经济占主导地位转变为以私营、股份制经济占主导地位,这种资源配置方式的转变使丝绸的生产力得以大大解放,但由于农、工、贸体制衔接的滞后极大地阻碍了行业的发展。当前丝绸体制存在的最大问题是农工贸利益分割,而分割的利益体就体很难形成合力,没有合力的行业难以抵御潜在的市场的风险。当然,茧丝价格的不稳定还与行业的加工能力过剩有关,据统计,2005年底全国有702家缫丝企业,2129686绪,开足马力生产的话可年生产桑蚕丝13万吨,年需要蚕茧112万吨,而2005年蚕茧生产量却只有58.93万吨,缺口几乎差一倍。在缫丝能力严重过剩的情况下,蚕茧无论是减产或是增产都会把短缺和过剩的信号放大,从而使价格失真。

  市场经济是建立在健全的市场机制条件下的有序经济,健全的市场机制应包括:健全的价格机制、供求机制、竞争机制和风险机制,而市场机制的核心又是价格机制。价格作为市场供给方和需求方的信息指示器,指挥着供求双方的买卖行为,但价格极其变化能否真实反映市场的供求关系无疑成为关键,如果能够证明市场机制是健全的,如果不能证明市场机制就不健全。宏观调控的关键就是要解决因非市场因素而导致的价格非理性上涨与下跌。一般地说,政府对经济的作用突出在以下几个方面:1、市场竞争机制不能充分发挥作用的地方;2、市场机制可以发挥作用但不能保证效率也不能兼顾公平的地方;3、市场机制"失灵"或产生副作用的地方。就当前丝绸行业而言,解决市场机制失灵应是宏观调控的重要任务,它是防止价格过度波动的最佳办法,政府将运用经济或行政的手段对市场进行直接的干预,以改变它对市场产生的消极影响,引导市场走向充分地竞争。

  政府对市场的干预不仅体现在对价格的调控方面,还体现在政府根据自身特殊的地位和职能对市场活动施加直接的影响,所以政府调控行为是否得当将极大地影响市场的发展。如果调控不到位,市场机制"失灵"的问题就得不到解决;如果过度调控一方面会使将使市场缺乏活力,另一方面又将增大政府调控成本,甚至背上沉重负担,更重要的是政府的形象将受到极大地损伤。要使政府调控达到保护市场,促进竞争的目的,必须明确和做好以下几方面工作。

  一、选择好调控手段

  调控手段决定了政府用什么方式来调控市场,是经济的还是行政的?为了使资源配置更加合理,能够用经济手段的就最好不用行政手段,因行政手段的副作用太大。以前,国家曾用过"现金收储方式"来调控,但由于中国地域辽阔,货物流动性较差,加上货物之间质量又参差不齐,代表性较差,还有这种方式的调控成本较高,所以调控的效果并不理想。近年来已改为在合约市场调控和现金收储调控相结合的方式,实践证明效果不错。

  二、确定好调控目标

  调控作为一种手段,是在市场机制"失灵"时政府通过它来矫正市场,让它回到正常的轨道上来。调控作为一种公共产品是由公共需求所引起的,它基于对市场的一种评价,也即评价市场结果与人们预期的差异度。如果差异度小,通常不需调控,差异度大则调控的需求就很强烈。按照布雷耶尔的观点,当市场运作失效时,政府干预市场具有经济正当性;当市场运作不公正,不合理或与其他社会价值相违背时,政府就取得了干预市场的非经济的正当性。这说明调控目标的确立是一种多方面的评价,在经济方面,主要是供与求关系、成本与收益和效率分析等。正确的调控目标是建立在准确的分析基础之上,如果对未来市场判断都出现偏差或错误,调控目标同样不能达到促进竞争,优化资源的目的。

  三、确定好调控商品

  调控商品宜选择代表性强,流通性好,便于储藏的商品,目前国家确定的调控商品为白厂丝,该商品是行业的基础原料,完全复合上述要求,是理想的调控商品。

  四、选择好调控时机

  调控对市场的影响是巨大的,正因如此,调控时机的选择就显得尤其重要,如果时机选择不当,一方面会增大调控成本,另一方面又会干扰市场的正常运行。所以,调控时机既要考虑全行业的最大利益,又要顾及生产各环节小的利益;既要考虑出口利益,也要考虑内销利益,总之,农工贸各方利益都要兼顾。

  五、确定好实施方案

  由于调控有很大部分是在合约市场进行,它就决定了调控本身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所以要达到调控的最佳效果,必须根据合约市场和合约交易的特点制定方案。调控方案要做到:第一,全面而周密,应充分考虑各种可能发生的情况;第二,必须严格保密,否则,一旦调控信息泄露,将会对调控本身产生不利影响,轻则加重调控成本,重则会使国家产生重大损失。

  六、评估好调控效果

  调控只是一种手段,它与目标是否一致需要通过评估来做出结论。评估实际上是一种验证,其结果可能与目标一致,也可能不一致,其原因可能是调控目标本身引起的,也可能是调控者的行为过程引起的。由于调控要经历一段过程,故评估工作也要分阶段进行,以不断修正误差,最终达到调控目标要求。

  调控只能是手段而不是目的,我们的目的是要保证市场机制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它应有的作用,以保证行业的充分竞争。当然,宏观调控也不是解决丝绸行业问题的灵丹妙药,用它只能缓解但不能根治所有的病症。

  综上所述,在经济转轨期的丝绸行业,政府调控应当保证充分竞争、市场机制充分发挥作用为前提,其调控目标与力度应与经济运行的具体情况而定。在政府作用的范围内,并不意味着市场不起作用,市场与政府的作用是融合的、互补的。正是从这一角度说,政府与市场之间从没有一个绝对的不变的边界。

新闻中心 | News